關於部落格


VOCALOID,ニコ歌い手沉溺♪

初訪請點頭貼:D

  • 3290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山獄】風雨交織

˙BL文,慎入。
˙459樓、生日賀文。
˙下禮拜二是準人生日,因為要上課,所以提前替他慶祝。
˙如有雷同,純屬意外。

 

義大利是黑手黨的聚集地,其中,彭哥列是這之中的佼佼者。擁有豐富文化遺產的義大

利,建築也是首屈一指的,在這國家的佛羅倫斯,正是彭哥列的根據地。

「奇怪,怎麼看其他人做就很簡單,自己實際做卻有這麼多繁複的步驟?」有著黑眼黑髮

的俊美男子一邊抱怨一邊持續著手邊的動作。

彭哥列的廚房,難得看見這副景象-高質的地板完全被潔白的麵粉給覆蓋,些許的的蛋

白、蛋黃點綴在其中,成了一幅看上去唯美的畫。

「算了,只要他開心,什麼都值得了!」擦了一下臉上所沾上的麵粉,笑容隨之在他的嘴

角邊揚起。

男子所綻放的笑顏,宛如太陽般能融化身旁的任何人。

「好,完成了!」看著完成品的蛋糕,男子欣慰的一笑。

蛋糕主要成分是巧克力,旁邊點綴著用鮮奶油做著的花,最上面也是用鮮奶油,寫著他心

愛的人的名字,外加幾顆愛心在旁作陪襯。

「嘖嘖,難得看你在廚房做壽司以外的東西呢,山本。」倚在廚房門的男子,有著俊美的

臉龐,及肩的棕髮隨風飄逸,增加幾分絕美,宛如一幅清新脫俗的圖;調侃道。

「嘛~你這是在糗我嗎,阿綱?」山本轉頭看向門口的綱吉,笑笑的說道。

「我可沒這樣說吶,是你自己這樣解讀的嘿!」綱吉微笑的反駁。

「嘛~你的口才變好了吶!」嘖嘖稱奇的歎道。

「這還不都是託你們的福!」綱吉聳肩微笑道。

「是說,那麼早起的跑來做這蛋糕,是為了他吧!」肯定的語氣,綱吉看向他身後桌上的

完成品,微笑道。

「嗯,是啊。明天是他的生日。為他親手做蛋糕,希望他會明白我對他的情意。」山本笑

得一臉燦爛,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

「哦呀~真是羨煞許多人吶,他再不領情,一堆人可是搶著要和你在一起呢!」綱吉笑

道。

「嘛~你也是大家羨慕的對象呢!看你每天都和骸形影不離,連語助詞都一模一樣,就知

道你們有多恩愛了!」山本曖昧的笑道。

「哎呀,怎麼扯到我身上了?反正,只要你明天加油,也可以步上我的後塵啦!」綱吉笑

倒。

「總之,祝你成功囉!」語畢,走過他身旁,笑笑的拍拍肩,便往外走去。

「謝啦!」微笑的目送他離開,山本回到廚房收拾殘局。

所有東西都準備就緒,就等明天的到來。





隔天早上。

「十代首領──」一名男子拿著報告急匆匆的敲一下門,便跑進首領辦公室。「奇怪,怎麼

不在?」疑惑的抓了一下銀灰色的髮。

男子身材高挑,但有點纖細,有著令人臉紅心跳的俊臉,在他奔跑時所留下的汗水沿著他

五官分明的臉龐慢慢滑落,增添他性感的容顏。

「或許他只是出去一會吧,待會再過來好了。」男子自我安慰的說道。

從首領辦公室出來後,沿著剛才走來的路回到他的臥房。

這條長廊很寧靜,沒有任何吵雜的聲音,兩旁種著些許的花草,看上去多了幾分可愛;陽

光從縫隙中照下來,溫暖的讓人享受這得來不易的休閒時光。這些設計,都是十代首領親

自請人來裝潢的,可見十代首領那對人體貼的那份溫柔值得大家尊敬。

「怎麼半個人影都沒有?連那隻吵雜的蠢牛也不見蹤影?!稀奇了!」男子沿著長廊直走

幾分鐘後奇怪的說著。

原本應該吵鬧不休的彭哥列,今天卻反常的安靜,的確不對勁。

原來,綱吉和山本拜託其他人在這一天,通通以休假的名義,暫時回到日本度假去,不過

綱吉和骸還是待在義大利。畢竟,身為彭哥列第十代首領,還是有很多事等著他處理啊!

不過,他還是可以喘口氣的,因為他身旁的骸怎會讓他的愛人疲勞過度呢?但,這些都

不重要,有了綱吉的幫忙,他終於可以在無人打擾的情況下和他的愛人度過浪漫的一天

了!

「那個棒球笨蛋……該不會也不在吧?」男子猜疑的低聲說道:「虧我還想和他一起慶祝

我的生日。」略有失望的語氣,彷彿沒和他口中所說的那個人在一起令他感到一陣失落。

當他意識到自己在無意中透露出對他的一絲情意後,慌張的四下張望,低聲辨解道:

「我…我…我才不是因為沒看到他的身影而感到失落,沒有看到他反而清靜許多,對,沒

錯,就是這樣。」

但看到他說話時閃過一絲落寞的神情後,就知道他根本就是口是心非。

沿著長廊直走到底,轉角處就是他的房間。

當他轉開門把,準備打開電源時,身後突地有一雙溫熱的大手抱住了他。

那個熟悉的身影便是山本,他在隼人進房前,便已在房內等候著。

一手摟著男子的腰,另一手遮住他的雙眼,山本笑笑的說:「我等你好久了,隼人。」

語畢,在他耳邊吹氣。

這親密的舉動,惹得身前的人兒臉上浮上一抹紅暈,看著這樣害羞又誘人的隼人,山本邪

邪一笑,在他耳邊淺淺一吻,這突如其來的吻,又使隼人的臉更加紅潤。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這麼晚,嗯?」

「我…我…我去找十代首領。」結巴的說出原由,隼人對自己說完的話感到氣餒。『為什

麼我要乖乖的向他解釋?』

「為什麼要去找阿綱?」摟緊懷中的人兒,吃味的說道:「你不知道我會吃醋嗎,嗯?」

「我只不過是去交報告而已。」隼人說道:「把你的手移開啦,棒球笨蛋!」

「還不行,你得跟著我的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說完,往前跨了幾步後停下。「好,可以

了。」手慢慢從的他雙眼移開。

隨著他的手漸漸移開,看到眼前的景象,隼人愣的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映照出的

影像,眼前擺了一個巧克力蛋糕及

幾瓶香檳,蛋糕上有著他的名字。

「這…這…這是?」轉身看向高挑又俊美的山本問道。

「太驚訝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呢!而這是我親手做的蛋糕,為了你而做的!」山本微笑

道。

「生日快樂,隼人。」用著兩人都聽的到的聲音輕聲說道。

「…你…」抬頭驚愕的望著他,顫聲說道:「…我…我…我以為你會忘記這日子……」

「我怎麼可能會忘呢,你可是我最深愛的人吶!」摟住人兒,在他唇上輕輕一吻。

「……」撇過頭,眼神異常的複雜。

挑眉。「見到我來幫你祝賀,你不開心?」低頭望向臉泛紅的隼人說道:「你希望是阿綱

而不是我來幫你慶祝?」

「好吧,我走。我去找阿綱陪你就是了。」山本略有失望的說道,腳步也漸漸的往門口移

動。

突地,山本的衣角被一隻手抓住。

轉身望向那隻手的主人,山本深深的一笑:「不是要我離開嗎,隼人?」

「……日」隼人低頭小聲的說道。

「什麼?我聽不到。」壞壞的一笑。

「留下來陪我過生日。」抬頭對上他的眼,隼人說道。

「嘛~這可是你說的,不要突然叫我離開攸!」燦笑。

「說那麼多廢話幹嘛,真是。」轉過頭,隼人小聲的抱怨。

「好了,快點許願吹蠟燭吧,再不吃,蛋糕就要融化了。」來到桌前,拿起打火機點上蠟

燭。

「希望彭哥列能夠永遠存在下去。」隼人低聲許著願。

「希望十代首領及其他人能夠保持健康。」

『希望我和棒球笨蛋能夠永遠在一起。』

許完三個願望後,吹熄蠟燭,並切了兩塊蛋糕給自己及山本。

「最後一個願望你許什麼?」山本好奇的問。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啊,你這棒球笨蛋?」轉頭瞪了一眼說道。

「嘖…沒關係,反正我知道你許了什麼。」山本賊賊的說道:「希望我和山本能夠永遠在

一起,對吧?」

「…你!」剩下的話語已聽不見,因為山本用他的唇把話都給堵住了。

唇舌交纏之際,手也開始蠢蠢欲動,一手從蛋糕上取下奶油往準人的臉上、脖子、胸膛及

其他地方抹上,並用口一一舔去;另一手也不安分的往下移動。

看著這樣大膽又曖昧的舉動,隼人驚愕的望著山本,連要拒絕的話都忘了說出口。

呆了幾秒後才回神,大叫道:「……住……住……手……嗯……」

「火已被點燃,必須由你來熄火。」低沉又沙啞的聲音從他口中說出,眼神深邃的望向隼

人。

被他火熱的視線盯住,隼人渾身不自在的開始亂動。

「不要亂動。」山本低聲阻止,但威脅的話語說完,懷中的人而依舊持續他的動作。

「該死。」橫抱起隼人,往床鋪移動。

「……不……不要……」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隼人用微弱的聲音抗議著。

「做不到,你明明知道我對你的情意,但你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你在逃避什麼?」山本

低頭看著被抱起的人,問道。

「……我……」看著深情的山本,隼人決定把自己藏在內心許久的話給說出來:「我怕,

我怕我承認這段感情後,你會因為看到真實的我而離我而去。」

「傻瓜,不管哪個才是真正的你,只要是你,我就滿足了。」山本深情的低聲說道:

「這一生,我只愛你,其他人我都不要。」

「……」抬頭望下山本,隼人難得深情的說道:「我也愛你。」

微微一笑,山本說道:「既然我們是兩情相悅,那我們就繼續剛剛未完的事吧!」語畢,

腳步繼續往臥房走去。

「欸欸,等一下,今天是我生日耶!」

「所以?」挑眉問道。

「所以不能做那檔事!」隼人抗議道。

「沒人這樣規定,所以你的抗議無效。」山本邪邪一笑。

「啊~~~你這棒球混蛋,快放我下來!」隨著這聲抗議的語句漸漸模糊,人影也慢慢的

消失在房中。




事後,山本起身走到床前,低頭看著沉睡的人兒,深情的說道:「明年,我們還是要一起

慶祝對方的生日,直到永遠。」





風雨看似水火不容,但經過時間的洗禮,風雨也能交織出美妙的樂章。




後記:

噢,終於打完這8059的文了! (歡呼)

希望不會打破大家對這篇的期望! (汗)

在寫的過程中,隼人那種口是心非的人,寫起來特別愉快。

至於山本,噢,原來他是這麼黑的人! (指)

山本,你一定是向骸拜師學藝了對吧對吧? XDDD

看似簡單卻甜蜜的文,希望大家看了能夠會心一笑! (微笑)

好,希望看完的各位會喜歡這篇甜蜜的山獄文!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