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OCALOID,ニコ歌い手沉溺♪

初訪請點頭貼:D

  • 3290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山獄】風雨過後

˙BL文,慎入。
˙480樓指定文。
˙如有雷同,純屬意外。

 


從睡夢中清醒的隼人,睜開碧綠的雙眼,煩躁的扒了扒淺灰的髪。

隨著他手上下的擺動,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跟著一齊閃耀。

轉身瞥見身旁熟睡的身影,意識到幾分鐘前和他親密的纏綿,臉上悄悄的浮上幾朵紅暈。

昨晚激烈的運動使他根本無法下床,但秉持著要沖澡盥洗的理念,硬是拖著疲憊的身軀從床上爬起。

但剛要起身,卻發現一雙大手緊緊的圈住自己的腰,使他根本無法下床。

「啊~這可惡的棒球笨蛋,不要以為和我有了親密的接觸後就可以這樣得寸進尺,為所欲為!」

低聲抱怨了一會,手也使勁的扳開那雙大手。

過了十分鐘後,見那雙大手仍緊緊的在他腰上,沒有打算放開的意思,隼人嘆了口氣,決定放棄做無謂的掙扎。

望著身旁熟睡的人,隼人看得出神。

他以前有這麼好看?難道是我以前都忽略他的關係所以才沒有注意到?嘖嘖…真是失策。

五官深邃,線條分明的臉龐。無論從哪個角度看,無不讓人臉紅心跳。

發覺自己望著他良久都移不開眼,目光趕緊從他身上移開。

但隨即想到他已熟睡許久,根本不會發覺自己盯著他出神。

於是大膽的繼續望向他帶著微笑的成熟臉龐。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心已無法容下其他人的身影,只有那有著燦爛陽光笑容,高挑俊美的人?

雖然很不想承認對他的情意,但如果沒有他陪伴在我身旁,沒有他溫柔的體貼,沒有他呵護的關 愛,真不知道這幾年的我會變成怎樣?

啊~~~依賴他已成理所當然了……

感嘆的自言自語,隼人回憶起十年前的往事。

 

 

 


在澤田綱吉還未成為彭哥列第十代首領以前,他們七位守護者有多餘的時間和綱吉及彼此間相處,好培養默契及感情。

但綱吉上任後,越來越多的繁忙事務纏繞著他,使他無法有閒暇的時間和他們共處;

加上他是黑手黨的首領,想加害他的人不計其數,而他們守護者的責任便是保護他不被任何殺手傷到一根寒毛。

雖然以綱吉的實力來說,那些想至他於死地的人根本只是皮毛而已。

彭哥列綠意盎然的中庭處,兩抹身影在長椅上閒聊。

「還要你隨時在我身旁待命,真是辛苦了,獄寺。」有著及腰褐髪及俊俏容顏的綱吉輕聲說道。

「這沒什麼,身為十代首領的左右手,這是應該的。」隼人微笑的說道。

「但這樣你和山本在一起的時間不就減少了?」

「你們原本相處的時間就不多了,在這樣下去,山本很有可能會移情別戀唷!」綱吉狡黠一笑。

原本微笑的臉僵住。隼人眉頭緊皺,臉色像吃了一帖苦藥般難看,而後艱難的吐出話語:

「十代首領,你……你誤會了……我……我和那個棒球笨蛋不是你……你想的那種關係……」

極欲撇清的心態讓綱吉會心一笑。

「那你臉怎麼紅了?」看著臉紅的隼人,綱吉壞笑說道。

逗他還真有趣!

啊~~連我也被里包恩和骸他們倆給帶壞了!

哈,終於了解為什麼他們那麼愛整人了,因為看到對方臉紅害羞的模樣就很好笑啊!

搞不好山本每次都是這樣逗他的!

綱吉心裡笑道。

「這……這是因為天氣太熱的關係!」隼人結巴的說道。

「是這樣嗎?」天氣明明就很舒服啊!

「是……是的。」

看著拼命掩飾自己失態的隼人,綱吉決定不追究。

在他們聊天之際,一聲槍響打破他們的談話,直直的飛向他們,瞄準的目標無疑是綱吉。

火焰在綱吉身邊竄起,準備迎擊拉開扳機的敵人。

就在綱吉往前衝出時,突地被一隻大手给拉到身後,而那隻手的主人則向前跨出,拿起武器對抗。

此人正是獄寺凖人。

被拉到他身後的綱吉,意識到他先前的舉動,大聲斥罵:「你在幹什麼,獄寺?退下!」

「恕難從命,身為你的左右手,就是要保護你不被敵人所傷。」

「所以,在這種時刻,我是不會退縮的,更不會袖手旁觀!」不甘示弱的回道。

隨著話語的落下,炸彈也延著漂亮的弧度飛出。

「很好啊,獄寺。連我的命令你都不聽了!」青筋在額邊跳動。

這頑固的小子,乾脆來個零地點突破,把他冰凍一個月好好懲罰算了!


正打算付諸行動的綱吉,卻看到一顆子彈筆直的往隼人的方向飛去。

想趕緊衝上前去抵擋,卻來遲了一步。

子彈穿過肩膀,隼人悶哼一聲:「唔……」

「獄寺!」

「我沒事,不用太擔心!」隼人按著傷口,虛弱的答道。

看到肩上的血從傷口上泊泊流出,綱吉心驚的大喊:「撐住,你不能有事啊!」

語畢,衝向敵人的速度明顯加快,毫不拖泥帶水的解決完對方後,趕緊帶著隼人往急救室跑去。

完了完了,萬一被山本知道他心愛的獄寺受傷了,不大發雷霆才怪!

隨便一招時雨蒼燕流我都不想領教啊!

綱吉哀號的心想。

 

 

 

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醫務室的門被大力的打開。

「隼人──」進來的是一位黑髮棕眼,高挑俊美的男人。

「你沒事吧?」臉上的表情訴說著被他叫喚的人的關心及愛護。

「山本,你來啦!」綱吉轉頭看向一臉焦急及一頭凌亂髪絲的山本說道。

「你來幹什麼?」隼人看向門口處,不滿的說道。

「阿綱,這是怎麼回事?」用詢問的目光望向綱吉。

「事情是這樣的……」大概把事情的緣由說了一遍。

「所以,獄寺就是這樣受傷的。」

山本一下皺起眉頭一下神色緊張,臉上的表情全被綱吉給看在眼底。

嘖嘖……擔心獄寺的表情真是一覽無遺!

綱吉在心裡笑道。

「你們慢慢聊,我就不打擾你們囉!」微笑的走出房門,順帶的把門給關上。

「十代……」看著極欲離開的綱吉,隼人無奈的把剩下的話語給吞下肚。

跑那麼快幹麻?難道是那顆鳳梨找他?

微笑的目送綱吉離開,山本淡笑不語。

綱吉走後,山本走向床邊輕輕坐下。

看向躺在床上的隼人嘆氣道:「真是,怎麼會這麼不小心?」

「果然只要我ㄧ不在你身邊,你就很容易出事。」大手輕輕的輕撫了他淺灰的髪。

「少……少囉唆……」臉悄悄浮上幾多紅暈,轉頭看向窗外的風景,隼人結巴的說道。

還是一樣這麼害羞!山本搖頭一笑。

「所以,為了不再讓你受傷,你一輩子都得待在我身邊,不准離開。」溫柔的說道。

驚愕的轉頭望向他,隼人不敢相信他說的話語:「你在說什麼鬼話啊,棒球笨蛋!」

「這樣還不夠明顯嗎?」嘴角彎起。

山本深情的說道:「我愛你,隼人,所以你要一直陪在我身旁直到永遠!」

「你!」聽到他露骨的告白,隼人臉紅的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我可不容許你拒絕唷!」山本微笑的說道,從口袋拿出買了許久的戒指套在他的左手無名指上。

「……你……」越來越燥熱的臉,讓隼人的頭腦一片混亂。

其實,山本的告白讓他高興的飛上天,只是,他的舌頭像打結似的不知該如何回答他。

「等你傷好後,我們就去結婚吧!」山本燦爛的說道。

「……我?」隼人低頭小聲說道。

「什麼?」

「為什麼是我?」隼人抬起頭,對上他的眼,再次訴說剛才他沒聽到的話。

「嘛~因為我只要你,因為是你,所以才讓我心動啊,傻瓜!」

輕柔的抹去他臉上的淚水,柔聲說道。

「你這可惡的棒球笨蛋!」主動的附上自己的唇。

「我愛你!」

「我也愛你!」山本幸福的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原來,我早就愛上他了,只是不願承認罷了!

 

 

 

「嘛~原來你這麼愛我的俊臉啊,隼人。」山本睜開眼,微笑的笑道。

「你!」紅暈又悄悄浮起。「什麼時候醒的?」

「早在你一直注視我的時候就醒了,不過你看我的眼神實在是太過溫柔。」

「所以就一直裝睡下去,怕打擾你囉!」山本壞壞的說道。

「畢竟,很少能夠被你這樣注視許久呢!」

「不過,難得看到你這麼溫柔又充滿愛意的眼神,我真是幸福!」柔情的眼神望向他。

「你!」氣結的隼人,不知該拿什麼話來堵他的嘴,只好撇過頭不去看他。

可惡,完全被他給吃的死死了,早知道那次的告白就不接受了!隼人懊惱的心想。

在他不注意時,山本一個翻身把他壓在身下說道:「親愛的~我們再來好好溫存吧!」

「走開走開,不要碰我,你這可惡的棒球笨蛋!」努力的掙脫他的懷抱,卻徒勞無功。

「那可不行~你可是我最愛的人哪,怎可能完全不碰你呢?」邪邪一笑。

「你……唔……」剩下的話語已被吻給吞沒掉了。

 

 


風雨過後,又是風雨交織,就這樣持續的循環著。

 

 

 

結語:

喔耶~~~寫完啦!(灑花)

這篇算是給喜愛8059迷的賀禮!(燦)

不過寫完後,發現它好像是上一篇的後續!(汗)

但其實不看上一篇應該也看得懂啦,大概!(遭踹)

雖然沒有上一篇甜蜜,但也相差無幾啦! XDDD

那就祝看完這篇的各位能看得愉快囉!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