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OCALOID,ニコ歌い手沉溺♪

初訪請點頭貼:D

  • 3290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骸綱】Belated Amore [上]


楔子
 
 
「È ancora l'amore di me?」

伴隨著點點淚珠,有著褐色長髮、清澈雙眼的男子顫聲問著。

抖動的肩及希冀的眼,在在都訴說說話者的痛心及企盼。

「……」無語的望著眼淚直掉的人兒,猶疑的眼神已完全表態。

看著眼前擁有異色雙瞳及俊美容顏的男子不發一語,褐髮男子的心抽痛了一下。

「……哈……原來……原來從頭到尾都是我自己……在自作多情……」

苦笑的望著他,淚水不聽使喚的地從臉頰邊慢慢滑落。

不……不准哭,澤田綱吉,你要堅強,不要再因為他而讓自己成為愛的失敗者。

清醒吧!

不要再餵他傷神了……

「……綱吉……我……」

伸手捂住雙耳,痛苦的直搖頭。「我不要聽……不要……聽……」

望著原本清秀的臉龐變的更加清瘦,俊美男子於心不忍的扳開那纖細的雙手說道。

「忘了我吧,綱吉。」

原本捂住雙耳的雙手,漸漸的放下。

綱吉抬起小臉,驚愕的望著他。

「……你……說什麼?」

「忘了我吧。」

「既然我讓你這麼痛苦,那就徹底的忘了我。」

不……不要……我是這麼地愛你……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

淚水涔涔而下,像斷了線的珍珠般,不停掉落。

過了幾分鐘,像是下定決心般,抬起小臉堅定的開口。

「好,我會忘了你,也請你……請你忘了我……」

仍然紅腫的雙眼,望向俊美男子,等待他的回答。

原本異色的雙瞳,在聽到這句話時,變得更加深沉,眼底的痛心隨即一閃而逝。

「……我會的……」

聽見最不想聽見的答案,淚水又不聽話的流下。

說完那句殘忍的話語,俊美男子毫不遲疑的跨出腳步,從他身旁走過。

轉身望向那挺拔的身影,仍帶有些許的迷戀及不捨。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是愛你的……六道骸……

即使你不再愛我……

この愛が時間の川と共にゆっくり散るようにしなさい
……

 

 

 

 

 

第一章

 

 

 

義大利。

是個擁有豐富歷史及古蹟的國家。

其首都-羅馬更是首屈一指。

但其治安在全球卻是敬陪末座。

因此,彭哥列這黑手黨以此作為根據地,排除所有危害。

雖然犯罪人數並沒有減少許多,但至少比之前好上不少。

 

 

 

 

 

 

羅馬城境內。

一棟美輪美奐的哥德式建築,能與英國的白宮相比擬。

走進門內,質地昂貴的天鵝絨地毯,璀璨的水晶吊燈,高雅的沙發,栩栩如生的壁畫,在在都

顯示其建築的不凡及主人的能耐。

其建築便是彭哥列的總部。

 

 


 

 

 

叩叩。

「進來。」低沉卻帶著迷人的嗓音,聲音的主人坐在滿是公文的辦公桌上,頭也沒抬的埋頭批

改。

「這是上個月的結算表,請您過目一下,十代首領。」

進來的是位身材清瘦,眉宇間卻帶點英挺之氣的俊美男人。

放下手中的鋼筆,被換作十代首領的男人,扳起臉孔說道。

「我不是說過不要這樣喊我的嗎,山本?」

「還給我用敬語!?」

「嘛~不要生氣嘛~誰叫你是我們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

「再說一次。」青筋在額際跳動。

雙手舉起,陪笑道。

「好、好。不說就是了。」

「不要這麼生氣,小心長皺紋唷,阿綱。」



聽見那熟悉的稱謂,澤田綱吉緊皺的眉宇,終於漸漸放鬆。

但最後那句話,有使他好不容易舒展的眉宇又緊皺起來。

「……你……」揉著額際的太陽穴,無奈的嘆口氣。

「一個獄寺就夠讓我頭痛了,現在連你也這樣?」

「是因為與他相處久了,被他傳染?」

挑起好看的眉,微笑的望向山本。

「……呃……這個嘛~嘿嘿……」

聽見最後那句問題,山本以乾笑的方式來掩飾自己的窘態。

但瞬間的紅潮卻遮掩不住,被眼尖的綱吉給發覺。

「呵呵~所以和戀人相處久了,彼此的習慣就會互相感染。」

「久而久之,這習性便會束縛著你,直到你和戀人終結為止,甚至絆住你一輩子。」

綱吉狡黠的邊說邊斜眼瞄向臉越來越紅的山本。

「嘛~阿綱……你就別再說了……」大手遮住整張泛紅的臉,扭捏的說道。

「呵呵~不信嗎?」

「待會你就知曉這句話的可信度了。」狡黠一笑。

說完的同時,紅檜木的門扉隨及被大力的打開。

衝進來的是位灰髮碧眼的俊逸男子。

「十代首領,這是──」

「棒、棒球笨蛋,你、你怎麼在這裡?」

轉頭看見站在綱吉身旁的山本,獄寺隼人結巴的說道。

眨著無辜的眼神,山本聳肩的說道。

「我是來交報告的。」

「噢,是唷。」

略顯失望的表情一覽無遺。

哦呀~吃醋了?

「獄寺,那個報-」

「噢,對,差點忘了,這是上個任務的總整理。」

邊說邊遞過一本資料夾。

「辛苦你了。」接過報告,翻閱了一下。

「嘛~你們剛剛……在聊些什麼?」

「你、你、」

山本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獄寺。

「呵呵~現在你還要否認我說的話嗎?」

淡笑的看著山本說道。

「嘛~你別再糗我了!」懊惱自己竟會這般手足無措。

「怎麼了?我問到敏感的問題了?」

獄寺來回的看著兩人,一頭霧水的模樣。

「你何不問問你的愛人?」

狡黠一笑,綱吉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他、他才不是我的愛人。」

結巴的說道,臉上的緋紅卻訴說他的口是心非。

但,由於好奇心作祟,他還是開口問了。

「嘛~你們剛剛到底再聊些什麼?」輕拉他的衣角。

略過他的問題不答,山本拉著他的手往門外走去。

「放、放手,我自己會走。」彆扭的抽回自己的手。

「欸,到底是什麼啦?」

「沒什麼。」逕自往外走去。

「嘖,不說就不說,小氣鬼。」

在他背後扮了個鬼臉,便相前追上那抹背影。

饒富興味的看著兩人的綱吉,搖頭笑道。

「這對可愛的俏冤家。」

站起身,伸個懶腰,綱吉往前向落地窗走去。

掩前迷人的夜景,深深吸引他的注意,但心頭的那份孤寂空虛,令他既討厭又那麼地熟悉。

突地,那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在腦中顯現,靛藍色的長髮隨風飄揚,綻放迷人的微笑,綱吉錯愕

的自言自語。

「為什麼……你總是在我最寂寞、需要人陪時出現?」

語帶哽咽,眼淚在眼眶裡打轉,綱吉努力不讓淚珠奪框而出。

但最終眼淚還是溃提了,在他看見他心中魂牽夢縈人之後。

那抹人影依然用那溫柔的微笑及眼神望著綱吉。

Damn it.

明明已經把他從心的深處給驅逐,但陷在看到它出現在眼前,心卻動搖了?!

可惡……我討厭這搖擺定的自己……

 

 

p.s.



標題為義大利文,Belated Amore  遲來的愛。

È ancora l'amore di me ? 義大利文,你還愛我嗎?



この愛が時間の川と共にゆっくり散るようにしなさい 日文,讓這份愛隨著時間的河流慢慢流逝










啊~~~

這是我第一次打長篇的骸綱文! (汗)

感覺就是和短篇的不一樣! =ˇ=

之後會在po中篇的! XDDD

希望大家喜歡! :)

如喜歡,請各位行行好,一下吧!! 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