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OCALOID,ニコ歌い手沉溺♪

初訪請點頭貼:D

  • 3290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骸綱】YOU











あなたは今どこで何をしてますか
如今的你究竟身處何處何方?

この空の続く場所にいますか
是否在那天空延伸的彼方呢?

「骸,現在的你過的好嗎?」

仰望著窗外晴朗無比的天空,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輕聲地低語。

叩叩。

一陣規律的敲門聲響起,打斷了正在批閱公文的澤田綱吉。

「請進。」

放下鋼筆,看向站在門前的人。

「真難得你是用正常的方式進來呢,里包恩。」

「怎麼,你比較希望我用踹的?」挑起好看的眉。

「不,你還是用正常的方式進來吧。」

「我們的支出表明顯的已超過之前的預算。」

「我可不希望再多增加一筆。」扶額說道。

「唷,想不到過了十年,不只年齡增長連頭腦也跟著長進了呢。」

彎起嘴角,彭哥列門外顧問-里包恩看著面前的澤田綱吉笑道。

「……你來只是想調侃我?」

「這只是其中一個,不過我來的真正原因是──」

「霧之守護者在執行任務時不幸身亡。」


今まで私の心を埋めていたもの
終於發覺心中曾充實的東西時

失って初めて気づいた
早已失落多時不知現在何處

匡啷。

杯子落地的清脆聲音令人屏息。

「怎、怎、怎麼會……?」

身子微微顫抖,說話的聲音顯示出主人的不安。

「連我也不太相信,但……」

「出去。」

「……阿綱……」

「我、說、出、去」

厲聲的語氣顯示出身為首領的威嚴。

「……知道了。」

輕關上檜木製的木門,在離開前回頭看向面露蒼白、不發一語的澤田綱吉。

『阿綱,你要振作啊……』

こんなにも私を支えてくれていたこと
一直支持著我那一切的一切

こんなにも笑顔くれいたこと
總是給予我的笑容

失ってしまった代償は、とてつもなく大きすぎて
如今失去了的代價如此沉重

低著頭不語的澤田綱吉在里包恩走後整個像失去重心的娃娃般從椅子上跌坐在柔軟的地毯上。

「……笨蛋……」

眼淚在里包恩走後終於潰堤。

「六道骸你這個笨蛋!」

「怎麼可以就這樣消失!」

拳頭用力往下,重重的,持續重複著,宣洩著主人的憤怒與失望。


「你與我的約定呢?」

「你出發前所說的約定呢?」

『等我回來,綱吉。』

『到時我會拿著一束你所喜歡的向日葵向你求婚。』

『所以,要等我回來唷,親愛的綱吉。』

「現在你一走,剩下的我該怎麼辦?」

「你說啊,骸!」

拳頭仍一直往地毯上捶,一邊氣憤的說著,眼淚也不停地持續在他臉上涔涔流下。


聽到令人感傷的消息理當傷心欲絕,但澤田綱吉卻極為憤怒。

取り戻そうと必死に、手を伸ばしてもがくけれど
雖然努力伸手奪回,不惜痛苦掙扎可就算這樣做

まるで 風のように擦りぬけて 
還只是如風般

届きそうで届かない
看似接近卻永不能觸到

被淚水模糊視線的雙眼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銀戒。

那是骸在臨走前給他的,要他把它當作另一個他陪伴著自己。

「……這枚戒指你要我時常戴著它,把它當作另一個你……」

「悲傷、難過、寂寞時只要看著它我就會想起你那溫柔的笑容……」

「你還說過我的笑容就如同我所喜愛的向日葵般耀眼、溫暖。」

「讓人看到非常的舒服……」

「……骸……」

「我好希望里包恩所說得都不是真的,只是一個玩笑話……」

孤獨と絶望に胸も締め付けられ
就算孤獨絕望緊縛著我胸口

心が壊れそうになるけれど
就算此心也將為此陷入瘋狂

思い出に残るあなたの笑顔
回憶中殘留著的 還是你的笑容
私のいつも励ましてくれる
無論發生什麼也能激勵著我


會議中,緊繃的氣氛一直存在著。

每個人都對這樣的十代首領非常的不解。

其中兩個正偷偷地在私下低語著。

「十代首領怎麼了?」

「聽說霧之守護者在執行任務時不幸身亡。」

「什麼?真的假的?那十代首領不就很懊惱?」

「何止懊惱?簡直是心痛。」

「為什麼?」

「因為那位霧守是-」

還未說完的話被澤田綱吉的話語給打斷。

「好,會議結束。」

「剩下的請你們之後整理成報表交給我。」

語畢,筆直的朝門外走去。


もう一度
如果能再一次

あの頃に戻ろう 
回到那個時候

今度はきっと大丈夫
這一切定都能回復往常如昔

首領辦公室內,一名黑髮黑眼的男子與銀髮碧眼的男子並肩站在首領桌前。

「那個……阿綱?」

「什麼?」

邊聽男子的發言邊批閱公文。

「你……真的沒事嗎?」

停下手邊的工作,澤田綱吉看向自家的雨守與嵐守那帶點關切的眼神,輕笑道。

「是的。」

「我已經好很多了,謝謝你們的關心。」

才怪,那你那雙紅腫的雙眼要怎麼解釋?兩人在心中同時識破自家首領的謊言。

「眼前還有很多公文在等著我批閱,你們可以不必擔心我。」

「去吧,不是還有任務在身?」

「可是……」

嵐守-獄寺隼人還有話要說,卻被身旁的人給阻止。

雨守-山本武搖頭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

嘆口氣。

「好吧,我們走囉。」揮手向澤田綱吉到別。

「嘛~不要想太多,阿綱。」

「噗,好的,真的很謝謝你們的關心。」

笑著目送他們離開。


いつも傍で笑っていよう
我將永遠在你身邊歡笑

あなたのすぐ傍で・・・
就在你身旁最近的地方・・・

「呼-」

呼口氣,澤田綱吉把多餘的氣從口中慢慢吐出。

「想不到身為彭哥列十代首領的我會有這麼狼狽的一天。」

搖頭輕笑。

站起身走向落地窗,拿起身旁高腳桌上的紅酒淺啜一口。

向下眺望著義大利向晚的街道,稀疏的人們顯示出些許的寂寥。

輕搖玻璃杯,杯中香醇的紅酒隨之起舞,形成漂亮的弧度。

「都已經過了三個月,還是無法從那痛苦中爬起嗎……」

哀傷的表情溢於言表。

『綱吉。』

「什麼?!」

無法置信從耳邊傳出那再熟悉不過的懷念聲音,手中的玻璃杯顫抖著。

「怎、怎麼、可能……」

『綱吉。』

再次的呼喚他的名字,證明自己並沒有幻聽。

但卻只有聲音並沒有實體的身影出現在他眼前。

あなたは今どこで何をしてますか
如今的你究竟身處何處何方?

この空の続く場所にいますか
是否在那天空延伸的彼方呢?

「……骸……」

「真的是……你嗎……骸?」

『綱吉。』

「回答我!」

焦急迫切的希冀對方能夠答覆他的話。

『是的,綱吉,是我。』

「……你……你、你這個笨蛋……」

「怎麼可以就……這、這樣一去不赴返……」

抽噎哭泣聲傳遍整個辦公室,淚珠不受控制的滑落。

『對不起,綱吉。』

『我無法信守承諾。』

「我不要聽到你說對不起。」

「你不該這樣對我……」

『綱吉……』

「你不在的日子,我……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過的……」

『但縱使我不在,彭哥列還是要運作下去。』


「你明知道我沒有你根本無法過活!」

淚水不爭氣的滑落。

憔悴的身與心明顯的看出澤田綱吉近幾個月的疲勞。

『雖然我已無身軀,但靈魂會時常伴你左右。』

『守護著我最心愛的你。』

「……骸……」

「我真的很想你……」

『我知道。』

『我也很想你,綱吉。』

輕柔的聲音彷彿如他現身於他眼前一般,溫柔的看著自己。

「……骸……」

『 Ti Amo,ツナ。』

『要繼續用你那溫暖的笑容照亮著彭哥列。』

『我會一直待在你身旁守護著你。』

「……骸……」

「嗯,一言為定。」

「我會努力的,骸。」

逐漸展開笑顏,漂亮的弧度漸漸從嘴角彎起。

いつものように笑顔でいてくれますか
可否讓一如既往的笑容再一次伴隨到我的身邊?

今はただそれを願い続ける・・・
永不停止地繼續許願著・・・





「愛しでる,ムクロ。 」


閃耀的光環在左手無名指上跳躍著,如同主人現在的心情一般。




『我們約定好囉,綱吉。』


所謂的後記:

好,看到這的你表示你已成功的閱讀完這不成材的文章了。(靠)

嗚嗚嗚,我終於完成這帶點悲情的骸綱文了嗚嗚。(拭淚)

喜愛喜劇的各位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鞠躬)(你滾)

嵐這次是第一次嘗試寫悲情文。(吐舌)

噢,不怎麼好寫其實。(靠)

再加上這又是歌詞悲情文……

那就更不好寫了!(夠了你)

雖然這是悲情文,但他們對彼此的愛還是非常情深的唷O_< (夠了你滾)

但願你們能夠接受呢……(笑)

喜歡的請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